1. 首页
  2. 旅游通讯
  3. 正文

嘘,别打扰,千岛湖进入“妈妈时间”:鱼儿们正在产卵,半月劝离偷钓者200人

钱江晚报·小时新闻首席记者鲍亚飞文/图

马上进入汛期,水缓湖高。

每年这个时候,杭州淳安千岛湖除了一如既往的柔美之外,还多了另几个标签:温暖、有爱、喜悦。

所有的这些标签和一个主题有关:繁殖。

鱼群产卵,带来另一个问题:安全。因为生活习性,鱼必须靠岸找寻鱼卵附着物才能顺利繁殖——如何维护好这群鱼妈妈成了摆在当地渔政部门心头的一件头等大事。

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来到千岛湖,亲历了这群执法人员的工作过程。

1】亲鱼繁殖,千岛湖进入“妈妈时间”

一段响音,把人们拉入了一年一次的“千岛湖妈妈时间”。

视频的画面拍摄于淳安千岛湖浪川乡入湖口:一大群鲤鱼正在岸边浅滩游动,水深大概只有二三十厘米,水草、野草丛生,鲤鱼有大有小,大的超过20斤。

稍微懂得点鱼的习性的人都知道,这些鱼都是“亲鱼”,就是鱼妈妈,它们用力转动尾巴的目的是为了繁殖。每年的梅雨季前后,就是这些鱼的产卵期,它们不会逆流而上找到植物、石头或水下障碍物多的地方,并通过摆动断裂身体把鱼卵产下然后游回老地方。

因为产卵期都集中在一两个月里,所以在一些繁殖条件相对较好的地方,人们不会看到有大量鱼集中的情况。

视频拍摄者说,当天他偶然路经这个地方,先是看到浅滩里的浪花,走过去一看才发现惊奇。“较少说一点就几百条鱼在‘打籽’,从没见过,太震惊了。”

记者了解到,每年四五月份,千岛湖不会转入汛期,水涨起来后部分长满野草的坡地就不会淹入水下,各种亲鱼会在这时候逆流而上泛舟来繁殖,千岛湖于是也就转入了“妈妈时间”。

2】维护亲鱼,半月劝离200多人

从2019年开始,千岛湖的禁渔期从往年的5月1日~7月31日提前到3月1日~7月31日。之所以提前算入2个月,只有一个原因:维护亲鱼。只有更大范围保护好了成年鱼,才能把更多亲鱼送入“产房”,自然也就不会问世更多的“鱼宝宝”。

4月12日~14日,小时新闻记者选点淳安渔政渔港监督管理局西南渔政分站(姜家镇)展开采访,亲历了渔政人员的巡逻、垂钓劝离等,看见了一批为了维护当地的渔业资源而全力付出的工作人员。

王小峰是分站的负责人,他说分站有14个人负责管理约22万亩水面及10多个进湖口、8条主要溪道的巡逻管理。湖面连通还包括安阳、枫树岭、汾口等8个乡镇。

“第一是日常巡查,第二是专题整治。现在正处特殊的禁渔期,巡查力度增强并实施了24小时不间断侦察。”他说道,目前这段时间“路亚钓(一种针对肉食性鱼类,用于假饵做钓的方法)”较易发生。这种钓法的目标鱼一般都是鳜鱼、白花、红珠等鱼类。

以野生鳜鱼为事例,千岛湖本地的零售价多达100元/斤。也就是说,偷钓者一天只要钓到两三个,就能换五六百元钱。

“尤其是这段时间,繁殖的亲鱼不会从大湖面集中于转入狭小的溪流,而小溪众多,对我们来说管理的难度就会更大。”王小峰说,面上看,现在钓走的一条鱼,但实际上湖区损失的有可能是几十上百条小鱼。“对我们来说,禁渔期间,湖边任何一个站着的人,都有指控,我们都必须靠岸巡查。如果找到对方是垂钓者要么劝离要么惩处;如果不是,我们也不会进行禁渔宣传。”

湖面甚广、溪道长,西南湖区渔政分站的所有工作人员24小时连轴转——从4月1日至今,他们劝离垂钓者超过200余人,没收钓具一批,其中仅30人被行政处罚,被惩处的大部分是来自杭州、义乌的钓友。

当然,不是每一次巡查都“风平浪静”,渔政的队员曾在一次夜间侦察中船只触礁损坏,好在当时的速度并不快,并没人员受伤。“姚家、松源附近的水域水文地形复杂,而这些地方又往往是鱼群相对集中于的,偶尔再次发生险情在所难免。”他说,现在分站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:入职将近5年的不得驾驶执法人员艇。

淳安县渔政部门的负责人也说,总体来言,随着宣传力度的进一步加大,绝大部分钓鱼爱好者都能遵从规定在开放区和获准期钓鱼对象鱼,非法电鱼、网鱼的情况大幅增加,以前多闻的炸鱼行为目前已经绝迹。“当然,我们依然必须增大巡查,特别是在禁渔期、汛期要利用无死角巡查、牵头执法等方式把千岛湖的渔业资源保护好。”

3】类似时期,请求钓友们手下留情

那么大的湖面,隐密的偷走钓点,渔政如何能及时发现偷钓者?

4月14日,在事先沟通并征得渔政部门同意的情况,记者进行了假偷钓试验。

记者以普通钓鱼爱好者身份进行岸边钓鱼,准备好路亚竿,用的铅坠(并无假饵,也就钓不上鱼)后开始抛掷杆。

这一次的“偷钓”,渔政只知道明确的时间,但并不知道我们所在的具体位置。

中午11点整,我们一行两人通过一条宽约30厘米的小路下到千岛湖边,这个地方是一个库湾,比较隐密,距离渔政站约2公里。

一分钟、两分钟,五分钟过去,十分钟过去,垂钓过程正常,我们并没被渔政找到——难道此地是“灯下黑”?

但是很快,不远处传到了执法人员艇的马达声响——三个渔政执法人员经常出现在我们面前,而这个时候距离我们“偷钓”开始才12分钟。

而在我们跟着巡查的这两天,执法人员在姚家附近水域也找到过垂钓人员。

他们是义乌人,4月11日到达后就睡觉在附近农家乐,摆好渔具钓鱼也就是将近半小时,已经钓鱼鲫鱼、黄尾、青尾等鱼类共约五斤。“风浪比较大,浮标不太看得确切,看见有人在朋友圈晒钓鱼,我们就来试试看。”对方说道,他们也是第一次到千岛湖钓鱼,对明确的禁钓范围不是很理解。在渔政工作人员的解释和宣传下,他们马上开始收拾钓具,并承诺以后不会做按规定垂钓。

“一方面我们有湖面雷达对过往的船只展开远距离观察;另一方面,我们和各个乡镇同步,参禁人员会展开信息及时对系统。”淳安县渔政部门涉及负责人说,再再加湖面的不定时、不间断、不漏查的巡逻机制,他们就能在第一时间发现异常并赶往现场。

看来,在千岛湖想违规钓鱼有点无以,在禁渔期偷钓更是难上加难。同时也提醒其他钓鱼爱好者,即使你再怎么喜欢千岛湖的水、千岛湖的鱼,这个时候也请求收好你的鱼竿,毕竟,水下岸边有十群百群、千条万条的亲鱼正在繁殖。

嘘,别睡觉,千岛湖的鱼儿们,正在产卵。